您的位置: 北宁信息网 > 科技

【心音】崩塌(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3 04:15:06
摘要:罗群为一块地打官司,历经周折和惊险,最后虽然打赢了官司,心灵却崩溃了,后悔不已。

儿子上了高二,令人揪心的高考一天天逼近。虽说还有两年时间,可罗群知道,决定儿子未来命运的几天考试,就会在如白驹过隙的光阴里很快地来到。
早就决定给儿子砌一间单独的房子,好让他安静地学习。老屋面前的一大块祖宗留下的空地,空着也只能长一点菜,没有什么出息。砌成房子,儿子考上大学以后还可以出租。砌房子该办的一切手续,早就办好了,只是因为每天为柴米油盐疲于奔命,这事才一直就那么拖着。现在,眼看火要烧到眉毛,拖无可拖,终于下了狠心,开始动工了。
然而,就在万事俱备之后,突然节外生枝。
在他动工的那一天,一直觊觎这块宝地的紧邻对他说:这块地不是你一家的,有我一份。罗群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怎么可能呢,他是不是在开玩笑?这块地是祖上留下来的,又是一直在自己的门前,也一直是自己用着的,怎么会突然有他的一份了?
然而当人家说出一番话来以后,他才知道那不是说着玩儿的,而且他还知道将会有麻烦了。
“土地是国家的,你我只有使用权。”他家的老大罗立熊说:“我们两家的土地本来就是连在一起的,我家的被征用了,剩下的当然应该有我的一份了。”
“谁征用了你的土地你找谁,与我无关,这地一直就是我的!”罗群冷冷地说。
罗群根本就不信这个邪,天下哪有这个道理?他决定不理睬他,按自己的计划施工。砌房子的批准文书已经明确无误地说明这块地归我使用,我砌房子合理合法。
然而使罗群没有想到的是,他的三朋四友刚刚到,还没有开工,对方的大队人马就开过来了。一个个气势汹汹,像恶神一般,见东西就砸。还摩拳擦掌瞪着一双双射出凶光的毒眼,对罗群恶狠狠地嚷着:如果你不停下来,我们的拳头可不是吃素的!
罗群打110,满口答应,就是不来,告到派出所,泥牛入海无消息,没人理睬。他到派出所连跑了几趟,他们的话都说得好听,邻里之间就忍着点让着点吧。
罗群忍无可忍,只好告到法院。公安局不管,法院总该管了吧。我站在理上,法院判你无理,看你这小子还敢再来闹不?
但是好多亲友劝他不要打官司:“打不得呀,像你这么蛮干,肯定输。”
“哎,我说你们不要搞错了,这是共产党的天下,是社会主义国家,我又有理,难道还打不赢官司?又不是国民党时代!”罗群很不服气地对他们说。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另一个邻居老耿对他说:“你这小子真要和他打官司啊?你知道他的后台是什么人吗?”
“我不管他有什么后台,反正我有理,他有后台我有共产党的法院。”罗群把头轻蔑地一歪:“法院是按理按法断案,不是按后台断案的!我怕他个屌啊!”
“我告诉你吧,那老大的姐夫是罗家庄县国土局的局长!”老耿再一次地警告:“你要想打赢这场官司,你必须找更大的后台,例如县长县委书记。”老耿哼了一声,“要想调动这两位神仙,你就得花大钱。要不然,那你就得再找一个比他们灵气更厉害的大佛来拨弄他们,你有吗?”
罗群吃了一惊,花大钱?花多少才叫大钱?这不是无底洞吗?不仅我罗群花不起,也不愿意这么干。
老耿的一番话,罗群琢磨着,相信共产党还没有腐败到不讲理的程度,我又占着理儿,我干嘛要做这个冤大头。不过,他回过头来一想,如果有一个后台当然更好,那是至亲至戚,不用花大钱还又管用。这事虽然我有理,但是如果有一个强硬的后台,那我就是百分之千的有理了。可是我到哪里找这个靠山呢?他想过他那堂姐夫,某个大型国企的老总。官可不小,相当于省部级呢。可那是企业老总,管不了地方的县官啊。不过,他可不是一般的堂姐夫,他的父亲和罗群的老爸曾经是战友,他的父亲牺牲以后,就是罗群的父母把他带大的,还供他上大学,和亲儿子一般无二。他也很孝敬罗老爷子,每年都要回来看几次。对,就找他!没准他真的能有用呢。想到这里,罗群拔腿就往老头子(罗群对别人常常这么称呼他的父亲)那里跑,请他出面和堂姐夫谈谈这事。请他无论如何要揪住这个姐夫,让他帮助打赢这场官司。
看到罗群整天在外不归,这罗立熊有些紧张了,赶紧找他的姐夫商量。姐夫告诉他,法院和律师事务所都在买地砌房子,他们的卵蛋都捏在我的手里,敢不听我的话?你就放心好啦,我再给你找个最好的律师。“我倒要看看罗群这小子有多大的能耐!”他的姐夫最后说。
罗立熊这一下似乎得到了尚方宝剑似的,在罗群面前他总是昂着头。
罗群根本就不理会他,他这几天外出并不是为官司,主要还是联系建房子的材料,因为他有信心打赢这场官司。他不相信共产党的天下会被这些小人给弄翻过来。等他把外面的事情办的差不多了,他才想起到法院去打听。
这一打听不要紧,只把他气得七窍生烟,三魂丢了两魂,心也凉了半截。法院的人告诉他,土地国家随时可以收回。所以,这个官司你是赢不了的,认输撤诉吧。
但是老耿告诉他,法院的人只说对了一半,国家确实可以收回,但是必须要有建设项目才收回,否则仍然归私人所有。罗群的那一小块孤零零的地,除非有特大的项目,否则国家是不可能征用的。对罗家庄县来说,还不知道是驴年马代的事情呢。老耿告诉他,没有国家的征用,这块地归你是无疑的。“但是,我劝你还是不要打这个官司,我早就说了,除非你找到更大的后台。”
在这以后,罗群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认真地紧逼他的老爸和姐夫抓紧联系。
其实,电话早就打过去了,说是姐夫不在家,罗群这才变成了锅边上的蚂蚁。人家是大官,忙啊。就忍耐着再等几天吧。罗群只好这么安慰自己。
眼看着罗立熊家里忙里忙外,川流不息,那是在请人吃饭,酒香肉味扑鼻。但是罗群闻到的却犹如钻心的血腥味。他终于坐不住,决定闯北京,学一学秦香莲,去找青天大老爷告状。
就在罗群准备动身的前一天,突然接到了姐夫的电话。原来前一段时间他的姐夫陪首长出差,考察去了。姐夫告诉他,过几天要回来一趟。一是看看老爸,二是帮罗群撑腰打官司。他要罗群把情况说清楚,把材料准备好。罗群悬着的心并没有因此落下来,姐夫这个大忙人什么时候回来呢?回来了他请得动县委书记和县长吗?他们可是互不相干的两股道上的官啊。
罗群踮起脚尖左盼右望,心都快要凉了。为姐夫买的上等佳肴放在冰箱里也快要不行了。眼见得罗立熊家里轰轰烈烈,人来人往像鱼儿穿梭似的,罗群又一次成了锅边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
不知道在锅边上熬了多少个时日,反正罗群觉得过了很久很久了,说是度日如年一点也不夸张。
这一天,北京的那个姐夫终于大驾光临了。
虽然是不同道儿,但是一个部级的国企老总,在罗家庄这个小地方也够让人敬畏的。
罗群的姐夫拜会了当地的父母官。
他们差不多是同龄人,说起当年的往事,彼此都还是很熟悉的,不免有些唏嘘,互相之间谈得非常投机……至于他们如何谈上了这场官司,罗群没有讨问。在官场里做官几十年的姐夫,比他罗群和罗老头子要精明得多,那是不用他去操心的。罗群关心的是,到底能不能帮他打赢这场官司。
又过了好些日子——不过罗群这次没有觉得多么漫长,罗群接到县委书记的电话,约他到县委书记的家里见面。他忐忑地来到书记的家里,在那里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手足无措地站在哪里忐忑不安。
书记亲切而又笑嘻嘻地和他握了握手。说这事你放心,哪里有占着理儿打不赢官司的?你用不着这么紧张嘛。没有必要把你的姐夫请来嘛,有事和我说一声就行了。罗群听了很是感动和后悔,原来书记这么好说话,那老耿也实在是太多虑了,那些话说的也太过分,害的我费了那么大的功夫。于是他谦恭地说道:“书记您说的极是。这事还是要您老亲自关照。”
“你用不着害怕,法院会依法秉公断案的。”书记最后说。显然,罗群的姐夫已经把案子的前后情况都告诉了书记。但是,罗群还是战战兢兢地说:“法院说我无理,要我撤诉。”
“不会的,你放心好了!”书记说完,谈话也结束了。
事过之后,那位书记也仅仅向法院打了个招呼。既然罗群占着理儿,他就不想 裸地去干涉司法。希望他们看在他的面子上依法公正地断案,不要无端地袒护罗立熊。
罗立熊虽然知道罗群的后台是县委书记,但是他们的后台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并没有善罢甘休地认输,在那里束手待毙。他们看到书记言辞并不严厉,虽然有所顾忌,但是利欲熏心,最后还是依着他们自己的意志办事。
于是,他们传上罗群,指责他霸占别人的地盘,还无理取闹,要对罗群课以重罚……
罗群本以为自己有理,又有县委书记做后台,应该是胜券在握,稳稳的了。不想对方如此的反扑,逼得他不停地往书记那里跑。每次到那里,只要书记在(不在的时候可多了,罗群十次有八次是白跑的),总是很客气,老是重复一句话:“这事你就放心好啦,你站在理上,怕什么?打官司不能急啊。”于是,罗群就被打发了。
就这样,罗群三天两头的跑,难得见到书记的一面,见了面也是三言两语的就把他送走了。到了后来,罗群明明感到这位书记已经不耐烦,爱理不理了。罗群想,这也难怪,人家是一县之长,是个大官,事情多,怎么能不忙呢。
到了这个地步,罗群已经精疲力尽,真想放弃了。但是老耿这个时候劝他说,当初你不打这官司倒罢了,现在到了这个时候你怎么能打退堂鼓呢,你的功夫还不够,火候还没到,再找你的姐夫啊。请神仙要请到位,帮忙要帮到底,你怎么也学着人家玩半拉子工程了?一句话提醒了罗群,于是他又找到了老爸。
这一次,罗群等了多久,他已经没有感觉,也无所谓了。倒是那老耿,不时地问他北京有消息没有。书记那里,快要踏破铁鞋跑断腿了,他决定再也不去了。
罗群终于焉了。那鼓得像气球般的锐气已经瘪了下去,几乎不再提也不再想这件事。正如老耿所说,砌房子的事就这么变成了半拉子工程了。
就在罗群泄了气准备撤回申诉的时候,有一天,法院突然又喊他去,一个法官对他说道:“嗐,老罗啊,你怎么不把话说清楚啊,你发什么脾气呢?你完全是有理的嘛!一个人总不能得理不让人啊。”
听了这话,罗群不高兴反而生气,因为就在不久前他们还威胁罗群,要他撤诉,放弃争端,否则必败无疑。
当然喽,罗群的官司最后是打赢了。但是罗群却高兴不起来,罗立熊也没有认输安定下来。偷鸡不着蚀把米的罗立熊什么时候处过这等下风,吃过如此大亏的?心有不甘的他不仅整天在家指桑骂槐地骂骂咧咧,还隔三差五地带着他的狐群狗党上门寻衅滋事。“县委书记管不了琐事,你给我去闹,闹得他鸡飞狗跳,弄得他六神不安,叫他砌不成房子,赢了官司也白搭!”他的姐夫如是的教唆。
罗群被闹的不得安身,房子当然也开不了工。
罗群告到派出所,他们派人来调解,对双方不疼不痒地各说几句。罗立熊丝毫没有退让,反而变本加厉地闹了起来。
罗群意识到,必须再打电话给他的姐夫,还得硬着头皮去找书记。
按照姐夫的指示,他又开始磨鞋底了。书记那里不记得又跑了多少次,但是只见到了两次。他几乎是带着哭腔向书记诉说了罗立熊的恶行和自己的困境。
果然有效果了,派出所的人不再调解,而是向对方发出了严重警告:你们再这样闹下去,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但是,他们也只是怎么吓唬,并没有、也不想采取什么行动,反而对罗群说道:“他们再闹,你就不能也找人打他一顿吗?打他一顿他就规矩了!”
罗群吃了一惊。他们怎么为我出这么一个歪主意,这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吗?但是他又不想严词反驳,就小心地问道:“这样行吗?打人就没有理啦。再说,打起来在气头上,出手把握不住轻重,打伤了或者打死了怎么得了啊?”
“那你就只打他的腿,别的地方绝对不能打,注意不能打断骨头。”他冷冷地说道:“难道这一点你也把握不住吗?”
“还有,”他警告说:“等他到你家里去闹,你的家里没有其他的外人你再打。”
“打伤了皮肉,到医院里还是查得出来呀,我打人总是没理啊!”罗群是个差几分的大学落榜生,这些最简单的道理和法律常识,对他也只是小菜一碟。
“啊呀,你怎么那么死心眼啊,”他冷冷而又不肖地说道:“你家有热水瓶吗?有碗有盆有茶杯吗?”
对这个驴唇不对马嘴的问题,罗群感到莫名其妙,瞪着眼睛问道。“有啊,可是那又有什么用?”
“等他来的时候,你就把水瓶,碗盆,茶杯摔碎几个,然后你再打他。水瓶和碗盆值几个钱啊,摔了就摔了呗。”他冷冷地一笑。“我再提醒你一次,一定只能打腿,家里一定要没有外人!”
罗群听到这里,不尽倒抽了一口冷气:这分明是要我栽赃于人啊。于是他又小心地问道:“这样行吗?他要是说是我自己摔碎的呢?”

共 7951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通过罗群打官司的故事把当今社会的某些弊病表现的淋漓尽致。社会公平性的丧失,钱权的支配性,老百姓对现实的无奈,一个个问题顺着作者的笔端流泻出来,让人不得不思索:我们的社会怎么了?长此以往,是否会真的“国将不国”了呢?小说结尾,师傅听了罗群的话,“不说一句话,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不知道他老人家是在发怒还是痛苦抑或是悲伤”,这一细节,颇耐人寻味,恐怕每一个读了此文的人亦同师傅感受相同,心中也会产生一种难以言状的疼痛。作者以高度的社会责任感,拨开生活的面纱,让我们看清躲在五光十色背后的黑暗、污浊,发人深省,引人深思。问候作者,祝创作愉快!【泣泪成珠】
1 楼 文友: 201 -06-04 14:48:41 作品鞭挞现实的丑陋,针砭时弊,颇具现实意义,大力推荐!
2 楼 文友: 201 -06-04 16:19:28 再读傅冬老师的作品,再学您的写作风格。 文学比海,我愿做一滴水。
 楼 文友: 201 -06-04 16:2 :27 傅冬老师,告诉您一个好消息,我可以签约了!5篇10000多字的作品已经发出了,来江山前后1个月,收获很大,谢谢您的指引!

祝您健康长寿,文字永远伴随。 文学比海,我愿做一滴水。
4 楼 文友: 201 -06-04 17: 9:05 谢谢泣泪成珠编辑辛苦,谢谢你的点评!谢谢你的编者按,写的非常好!
5 楼 文友: 201 -06-04 17:42:51 谢谢石寸雨文友点评和厚赞!谢谢你的祝福!
6 楼 文友: 201 -06-05 14:26:45 这篇小说针砭时弊入骨三分,力透纸背,欣赏!问候傅老师!
7 楼 文友: 201 -06-05 18:24:44 谢谢北燕的光临,谢谢你的点评和厚赞!祝你文思大发,作品多多!小孩口臭
小孩营养不良吃什么好
晚上夜尿多的原因
缺血性脑中风的症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