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北宁信息网 > 健康

【江南连载】玄幻花季流年 第十-章

发布时间:2019-09-14 07:50:43
十一
第二天一见面,湘明笑笑地说:“请你将‘小白鸽’ 拿出来好吗?”杜鹃多少带了些坏笑地将‘小白鸽’ 交到了湘明的手里,并说:“给你!”湘明说:“请你将纸条打开。”杜鹃顺从地将‘小白鸽’ 折开。只见纸的正面端端正正地写着:明早,你将带两个粽子,送给我吃。看完字条,杜鹃挑逗地说:“不对了吧?不准了吧?你还美着呢!我会送两个粽子给你吃吗?”笑。湘明说:“你别坏,我知道你将粽子藏在书包里,用一个红色塑料袋装着。”杜鹃一听,无奈,又不情愿地将粽子从书包里提出来,交到湘明的手里,说:“给你!有什么了不起?不过数字也不对呀?你说的是两个,我这里是三个。”湘明说:“我知道你是故意的,‘好事成双’, 你却故意用三个粽子来跟我较劲。这个你吃,不就对了!”并将一个粽子交到杜鹃手里。
杜鹃心服口服地说:“你怎么那么神?连我心里想什么你都懂!”湘明说:“那还用说?没两把刷子还能镇的住你这狡猾的心思?”笑。杜鹃坦白地说:“确实如此,拿粽子的时候我就想到了你说的肯定是这件事,所以多抓一个藏在书包里,想考你一下。”湘明说:“还用得着考吗?一切信息都在空气中。只要能量够了,再知道‘法门’, 你就逃不过我的‘火眼精睛’!” 杜鹃说:“服了,服了!”湘明笑笑:“不服不行啊,妹子!”
湘明为了让事情更有说服力,对杜鹃说:“不然这样,让你在心里想一个词或一句话,我用笔写下来,然后对质一下,看一下我写的对不对,好吗?”杜鹃说:“行啊!”于是,湘明拿出纸和笔。杜鹃调皮地问:“你准备好了吗?”湘明说:“准备好了。”杜鹃嬉笑地望了湘明一眼就跑,湘明在后面追着说:“是你坏,而不是我坏!……”

来到“清溪大桥”, 这里早己是热闹非凡,空气中散着柴油然烧后的浓烈刺鼻气味,还有一阵一阵淡淡的迷漫浓烟,将原本清凉纯净的空气搅得一团遭,两岸停着几部巨型叉车、吊车还有平板车,有的尚未息火,烟管中还喷看乌烟,隆隆作响,浓烟正是从那里散发出来的;两岸桥头三五成群地立着各色人群:有街道群众、干部、买菜住足的百姓,有工程队的领导和工人,还有三五位县委领导正兴高彩烈地走下轿车,后面跟着背着像机的县文化馆职员和县广播室的报道员。每部工程车的正前方都扎着一朵用红绸布结成的大红花。不知道是谁,还爬到桥顶也扎了一朵硕大的红花,多余的红绸布从桥顶垂到桥头;桥头木梁左右,也各垂好了一串从桥顶垂到桥头的待放的红鞭炮,一副喜庆年节的场景。湘明这时才明白过来:怪不得,今天早上起床时,看到父亲穿得笔挺整齐,西装革履的,与往日干活的行头全不相同。原来,今早要在这里举行“新清溪大桥” 开工典礼呢——对县域经济发展真是一件大事、喜事,但,对湘明来说似乎是一件痛心的事:一件与自然融合的完美“东方艺术” 杰作,将在这喜庆的笑脸与鞭炮声中轰然倒塌,不复存在!他无可柰何。
他多少有些不愉悦地调侃到:“鹃妹子,接下来的两三年时间里,你背我过河噢!”
杜鹃说:“不,是你背我过河。”
湘明苦笑。杜鹃其实不明白他此时的心思。

湘明和杜鹃一前一后来到学校,班主任林老师已等在了学校大门囗,一见他来了,就热情笑笑地走到湘明面前问:“你来了?”然后象老朋友似的将手臂邀在了他的肩膀上,友好地说:“湘明同学,跟你商量一件事,怎么样?”湘明说:“可以呀!”“学校将举行运动会,”林老师说,“我看你挺能耐的,个子也高,想请你参加班级蓝球队,行吗?”湘明说:“行啊。问题是我以前没正规打过蓝球。”“那你看过别人打蓝球吗?”林老师问。“看过的。”湘明说,“但,我们那儿是乡下,打蓝球也是不正规的,我也打过几次的,可都是闹着玩的。所以只能算不会打了。”林老师高兴地说:“那就很好了,你一定能行的。”湘明说:“那好吧,您教我。”林老师说:“那好,早读课你到最边上的那个蓝球场去等我,我回宿舍准备一下。”湘明说:“行的。”
湘明到蓝球场一会儿,林老师便到了,穿着一身运动服、球鞋,挺正规的。手里托着一个崭新的蓝球,笑容可掬的走到湘明面前,问:“你会运球吗?”湘明略显为难地说:“您先运给我看一下吧。”林老师说:“行!”只见他轻轻将球丢到地板上,然后,从低到高、从轻到重,将球越拍越高,左右手交换着运动行走;一会儿快,一会儿慢;一会儿前进,一会儿后退;一会儿向左躲闪,一会儿向右躲闪……全然一副球随人走,人球一体的谐调。一会,他放下手中的球,让湘明试一试。没想到,湘明由慢到快,尽然越运越娴熟,全然一副老成稳重、灵活机动的样子,让林老师大吃一惊:“你运的很好吗?怎么说自己不会打球呢?来来来,让我们来练习一下过人。”然后,他将球交到湘明的手里,说:“我来拦,你过。”只见湘明左突右闪,一会儿便到了蓝下,举手投蓝——尽然进了!林老师意外、高兴地说:“再来,再来!”这回他不敢小看程湘明了,拦得更严实了,只见他一会儿手脚配合挡着下面;一会儿双手横开,个头又高,拦在湘明面前严然象一堵墙;甚至有的时候还伸手来抢湘明的球。湘明乘他低身伸手抢球之机,将右手的球换到了左手,再一挑,已过了林老师的头——球又进了!这回让林老师多少有些难堪,毕竟他在“清溪一中”蓝坛是一名高手,从来也没有人能从他面前轻意过球,今天是他的学生,而且还是一位声称自己不会打球的学生,叫他面子怎么放的下来!他有些激动地说:“再来,再来!”这回他将湘明手中的球盯的更紧了,而且也不敢贸然小视地去抢湘明的球了,只是一味的想来堵拦湘明。湘明背对着林老师紧逼运球,步步逼进,让球与林老师保持一定的距离,林老师球又抢不着,无可柰何。正在他无柰之机,突然间湘明来一个“转身运球”, 将球在自己转身面对林老师的一瞬间,将球从自己的身后运到了左手,从林老师的侧面,由左手将球投出,这对于一位新手,林老师是万万没有想到的,“转身运球” 连带“反手投球”, 这只有高手才连惯做得出——球又进了!令林老师困惑:“你不是说你不会打球吗?那么老练!”湘明说:“没有阿!刚才跟你学的。”“那你的‘转身运球’?” 林老师问。“不也是你刚才示范给我看的吗?”湘明说。林老师仿然大悟,摸摸自己的头,确实自己示范时有做这个动作,但万万没有想到“这小子”尽然学的这么快,而且还马上运用到了实践中,用它来对付自己老师,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阿!动作又连惯的那么好,真是“孺子可教也!”不禁露出了笑脸,高兴地说:“很好,很好!那你的投球也很准耶!”“从小爱扔石头,练的。”林老师爱抚地摸了摸他的头,问:“那你会‘三步上蓝” 吗?湘明说:“我不会。”林老师说:“那,我示范给你看。”只示范了一遍,湘明便会了。左中右各练习了一遍便显出熟练来,让林老师看在眼里喜在心头——自己班上尽有如此人才,学习成绩又好,真是宝贝!
这时,早读下课铃响了,林老师回过神来,说:“你比我想象的学的快得多。你个子又高,今后就打中锋吧,肯定能行。”湘明说:“好的。”

中午放学时,“清溪大桥” 已被封闭了,禁止车辆行人通过,桥也被折除了一些,面目全非。事情来的太突然,让人准备不足。也许连湘明父亲也认为下午才会封桥,所以,未拿“摆渡”的钱给他。湘明牵起杜鹃的手往下游跑,一边跑一边说:“我们自己想办法过河。”杜鹃说:“好的!”来到无人处,湘明念起咒语,健步如飞,杜鹃牵着他的手跟在他的身后,全然不花力气,如传说中的小仙女般飘飘然,心里可美了!一会儿更到了上次渡河的地方。湘明向河对岸吹出了两声长长的口哨,并发出类似于蛇吐舌头“呼——呼——”的声响。杜鹃有些明白他是在叫翠花,于是就问:“你是想让翠花带我们过河?”湘明说:“是的。”“你不是自己有法术过河吗?”,杜鹃问。湘明说:“是的,但我们尽量不要去惊动神灵,因为我们过河时需要求神灵关照的。”杜鹃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不再说话。一会儿功夫,对岸尽然出现了两条莽蛇。湘明看了高兴,不禁感叹:“蛇这动物,就是很通灵性,聪明!我一叫唤,翠花尽然就想到了我们肯定是两个人,还叫了一条同伴,你看到没有?”杜鹃说:“看到了。”蛇在河面游的动作相当幽雅,没有一点声响,头微微仰起,身体顺滑地从河面自然滑过,留下轻微的水纹,没有人游泳时的吃力和震撼,仿佛它们是这水中的精灵,和这一弯世界是如此的谐调和谐!让杜鹃想起了一句话:“雁过无痕”。 她正想着,两条莽蛇已来到了身边,另一条是一条稍黑些的莽蛇,湘明跟翠花交流后明白,这只稍黑些的莽蛇是她的哥哥。其实,自她的母亲就一直在修习“修行术”, 曾经是从一个什么人的大墓中得来的一本书,修行了好长时间,最后尽活了两百多岁,可最后还是盘坐而逝了,说是“修行功德不够”。所以,她们兄妹俩自幼也喜爱“修行术”, 现在也小有功力,只是跟人比起来还差远了。那日在山苍树下见他俩修习就模仿着练了,结果没想到湘明会讲“蛇语”, 而且还那么友好,她将事情告诉了哥哥,哥哥非要来拜您为师不可。今天您叫,我们就一起来了。湘明听了高兴地说:“愿意修行这是觉悟,很好啊!”翠花一听,赶紧把哥哥叫过来。只见他探起三分之一身体,象人作揖般不住的点头,弄得杜鹃在旁边抿着嘴偷偷发笑,走到湘明身边说:“就收下人家吗。”湘明说:“我己经同意了,今后一起练功。”杜鹃说:“那,也给他取个明字吧。以后好称呼。”“就叫‘黑子” 吧。”,湘明说。杜鹃感觉了一下:“嗯,这个名字不错。挺形象。”然后调皮地跑到‘黑子’ 面前,摸摸他抬起的头“师弟,你也有名字了,黑子老弟!”黑子似乎能听懂人话似的高兴地点了点头。
为了安全起见,湘明让翠花与黑子并排游行,这样,杜鹃两只脚就有从容踏脚的地方,不会胆怯。他自己蹲在前面,两手轻扶着翠花与黑子翘起的前身,让杜鹃同样的动作,扶着自己的身体,并交代:“如果胆怯,你就将双眼闭起来,双手抓紧我就行。当然,其实是不用怕的。”双蛇并驾齐驱,载着他们向河心游去,杜鹃感觉就象蹲在陆地上一样,平稳异常,只是河风习习从耳边吹过,才让她明白,这是在乘“龙舟”。“多么神奇的风景!”她想。她睁开眼晴,只见两岸都在活动。河面,由于自己蹲着的原故,平望过去,显得特别烟淼开阔,前方的岸水边上,有几只小野鸭,只有拳头般大小,在水面调皮地嬉戏游玩,一会儿潜到水下,一会儿又浮到水面,刹象嬉水顽皮的孩子,特是可爱。低头望一望自已的脚,这时才发现翠花与黑子是多么的细心!它们将身体微微拱起,保证她的鞋不被河水打湿,真是智商与情商一点也不比人低。让她心存感激。
几分钟的“龙舟游” 很快就过去了,上了岸,湘明各自轻摸了一下翠花与黑子的头,说:“谢谢你们!翠花、黑子。”翠花与黑子也友善地用舌头舔了舔他的手。杜鹃热情地跑过去,左手一个,右手一个地将它们的头抱在怀里,感激地说:“翠花,黑子,谢谢你们!”说完还爱抚地多摸了它们几下头。湘明笑笑地说:“这下,你不怕它们咬你呢?他们还能将你吞到肚里呢!”杜鹃自信地说:“它们是我的师妹、师弟,怎么可能咬我?翠花、黑子,是吧?”翠花和黑子乖巧地点了点头。
湘明这时严肃的对翠花与黑子说:“你们要‘修行’, 今后就不能再杀生吃肉了,你们能做得到吗?翠花与黑子坚定地点了点头。湘明说:“你们要修行,首先要将自己身上的‘冷性’ 去除掉,否则,永远修不成正果。我估计你母亲没修成正果,就是因为事后还有杀生对吗?”翠花说:“是的,我们饿的没办法的时候,它不得不抓一些小动物给我们吃,那时候我们还小。”“今后不能再范戒了”, 湘明说,“我从小就吃素,直到今天。”杜鹃听了有些吃惊:“你是吃素的?”湘明说:“那当然。今后你也得吃素。做得到吗?”杜鹃犹豫了一下,坚定地说:“行!”
临别时大家约好中午在山苍树下练功,最高兴的要数黑子,你没见它独自在那儿跳着“蛇舞”, 湘明、杜鹃都被逗笑了。

共 474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又是妙趣横生的一章。寻常的生活在作者笔下也如番多拉魔盒展现出光怪陆离的方方面面,让人大开眼界的同时,又能吸收到厚重的学识。惊奇、感佩。本章开头的那个场景类似于猜天书,也就是在事先不知道的情况中猜出纸上所写的内容,这匪夷所思的事情,程湘明轻易做到,并且这一场景结合了洪杜鹃调皮的一些小心思,显得诙谐幽默,又不乏生动精彩,引人入胜。接下来场景自然过渡到跟林老师操场练蓝球上,这个场景主要突出程湘明的聪明。在之前完全不懂蓝球技巧的情况下,仅凭林老师一个流程式的示范,就能达到‘青出于蓝,而盛于蓝’的境界,委实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最后作者给我们带来的全新震撼,是几分钟的“龙舟游” 。一件与自然融合的完美“东方艺术” 杰作——清溪大桥被摧倒,程湘明遗憾的同时,出乎意料的事情又发生,清溪大桥已经封闭,禁止车辆人群经过。因为事情来的太突然,程湘明又没有得到”摆渡费“,最后想到的办法是唤来翠花。这条热忱于修行的蛇,将其哥哥黑子引来,之后黑子拜得程湘明为师,欢欢喜喜过河去,也算皆大欢喜吧。精彩的故事,瑰丽的想象,厚实的学识。感谢赐稿,期待后续!【编辑:消失若默】
1 楼 文友: 2012-06-08 10:29: 4 我表示,我倒也情愿做条蛇了,哈。
2 楼 文友: 2012-06-08 10: 0: 0 古风大哥加油,速度滴写哈。
 楼 文友: 2012-06-08 10:49:4 有机会,我请程湘明点拨你一下。笑!女性重度尿失禁的原因有哪些
小孩脾胃虚弱如何调理
哪种成人纸尿裤好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用量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