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北宁信息网 > 健康

青春,淡淡伤

发布时间:2019-09-13 04:33:06
我想,绝大多数大学生都是这样走向堕落的:刚从高中走出来,不太习惯大学的生活。比如,学习没有一个固定的教室,总有一种陌生感。宿舍里的人都在为各自的事忙碌着,很少和他们在一起耍,整天叹息人情淡薄,世态炎凉。这样大多会感到空虚和无聊,有些人成天以小说为伴,有些人则沉溺于网络。临近毕业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什么也没有学到,才后悔不该把光阴虚度。也许我正走向这条路。
不管去哪上课,我总是作在教室的最后一排,不时看看窗外繁忙的工人和穿着隔离衣的学生,这个城市的风很大,我不适应。他们说这里一年只刮两次风,一刮就是半年。晚自习我总喜欢在四楼去上,透过那些玻璃,我可以看灯火通明的夜市,路灯下稀疏的情侣还有自己以及自己的回忆。
高二那年,“魔兽”开始在我们班流行,我也和他们混在一起玩。只要到了周末,那一家只有几十台机子的小网吧,大多数是我们班的人在玩“魔兽”。
也就是那年我们几个兄弟聚到了一起,我最先认识的兄弟叫杨宾鹏,那个冬天应该是很寒冷的。我总是裹着厚厚的羽绒服。杨宾鹏睡在我的上铺,简单形容他吧,和我一样160的身高,150斤的体重。爱讲脏话,看美女时,眼睛眯成一条缝。就像一个电影明星那样,一看就知道是个十足的坏人,我们都叫他“哈儿”,他也是我们宿舍的老大。吃饭的时候,我们总是喜欢坐在餐厅的门口。为此,只有一个目的,看美女。每天晚上我们都在一起,谈自己今天看到了多漂亮的女孩。
白天上课简直无聊死了,最喜欢的还是晚上,他们直接去开水房,我先回宿舍将水瓶拿下来,再一起打好开水,将水壶放在一边,就开始看美女了,有时还在人多的地方和那些女的故意挤来挤去。沾点小便宜。等到息灯了才回宿舍。
逐渐地,挂在他嘴边的是一个叫谭凤的女孩。每天吃饭的时候,他的眼神总是飘忽不定,我知道,他肯定是在找那个女孩。他也总是很奇怪的说,那个女的怎么还没有来呢?我故意问他,你对她有意思吧。怎么可能,他笑着,还装着一副很不屑的样子。我也就装着若无其事的说,就是嘛,那个女子长得那难看死了,一副乌鸦声音。你懂个屁,闭上你的臭嘴,他对我吼道,那样子简直叫凶神恶煞。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他一甩手就走了。我隐隐觉得他对那个女孩有不一般的感觉。
宿舍里还有一个兄弟叫付波,他呢?是我们公认的宿舍里IQ最高的一个,但是他似乎对学习不感兴趣,他整天在外面闲逛,他的朋友一大堆,当然有真心的,也有狐朋狗友。他认的妹妹也一大堆,最近他跟我们讲,自己又认识了一个叫魏菲的妹妹。比我们低一级,蛮漂亮的,他给我们讲了关于她的一切,曾经在哪上学,交男朋友没。喜欢吃土豆丝,讨厌吃青菜。
一周之后,杨宾鹏开始追那个女的了,果然,他喜欢那个女的。
有那么一段时光,下课后,杨宾鹏老是拉着我去找谭凤,递给她一个叠得很精致的小纸条,至于纸条上的内容我不知道,但我想这跟情书没什么两样吧,递给她之后,我们都低着头,站在原地,不知怎么办。感觉很不自在,知道上课铃响起,我们才灰溜溜回教室。
每天晚上不到12点,我们是睡不着觉的,杨宾鹏不知到哪去弄了个二手的手机,给那个女的发短信,还经常强迫我们给他出主意,没办法,谁叫他是老大呢?不过我们是不会生气的。我们集体吆喝,老大开始追女的了哦,等老大信誓旦旦的宣称一定要把她追到手时,我们就集体打击他。说看你那身高和体型严重不合格,还想追女的。当他灰心伤气的时候,我们又给他加气。付波说,虽然我只比你高个头,但身高不是问题。我也说,虽然你只比我重几十斤,体重也没关系。然后又是他的白眼,威胁我们说,再敢说就拔掉你们的皮。他喜欢来我的下铺,开始向我讲他的心事,他说自己好像真的喜欢上那个女的了,满脑子想的都是她,没心思学习,总是在吃饭的时候偷偷的看她,然后说累了,他就躺在我床上睡,差不多一个月,他没有在他上铺睡过一晚。他陷入极度的苦恼之中,虽然他有时是有点令人讨厌,但在此时,我还是蛮同情他的。就这样我们就成了无话不说的兄弟。我和他的关系就是这样好起来的。
付波也开始每天给我们讲他的魏菲,他总是向我们讲他们今天去了哪,自己有怎样将她逗笑了,还说她笑起来有两个酒窝,不知有多漂亮之类的话,可把我们羡慕死了,不过我们好像都很肯定,付波是不会爱上他妹妹的。
不久后宿舍里搬来了一个叫郑帅的同学,是从我们隔壁搬来的。也是我们班上的。我们都知道他是一个爱学习的好孩子,他在隔壁宿舍的时候,我们总是经常看到他一个人提着水瓶打开水,他很害羞,和女孩子说上几句话,就会脸红。但是我们和他相处一段时间后,才发现他脾气十分糟糕,扔东西,沉着脸,和谁也不说话。
不久就知道郑帅开始追女的了,我们都说,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哦,帅帅开始追女朋友了哦。然后只看到郑帅站在那嘿嘿地傻笑。
宿舍里还有一个叫王令的同学,也许是他家庭稍稍困难些,他生活很节约。
我们的宿舍号是517,那里面就住着我们5个。这个宿舍给我们每个人留下了太多美好的记忆。我对517这几个数字也有着深厚的感情。
那一段日子或得叫潇洒,我们是所谓的重点班的学生。只有周六放一下午。除了郑帅我们几个人的家都不在市区。因此,即使放假我们四个都不会回家,而郑帅也来学校,不在家里睡。晚上,我们开始玩一种叫“双扣”的扑克游戏。但是我们都不赌钱。要四个人玩,两人一组,最后一关叫“戴帽子”,也是最精彩的一关。即使宿舍里的灯被生活老师熄了,我们买蜡烛继续玩,我们都很少把最后一关过了。有一晚上我们输了,我们挣扎到两点多,让他们过了最后一关,王令还特地写了一折日记来纪念这一时刻,第二天,却不小心交错日记了,那个语文老师也是我们班主任,害得我们人人写检讨,老师还特别家了一句,不少于5000字。
还有就是抢包子的时候,我们的生活费每月缴给学校,我们只要到时候去吃饭就行了。每周三早上吃包子,早自习最后几分钟,教室里的读书声突然中断,整座教学楼突然一下安静下来,每个人都在全神贯注地听铃声,双脚向前做起跑状,铃声一响,我们就瞬间冲出教室,冲到食堂,我和兄弟们先各自到一个窗口去打几个包子,然后又依次跳到其他窗口,这样下来,至少也得打上十来个包子吧,然后我们再一边排队,一边吃包子,等到该轮到我们了,碗里的包子也就吃完了。最后到教室上课是,还要向别人炫耀一翻。好像自己做了一件惊天大事。
那晚,我们都叼着烟,斜躺在床上,等烟快要燃尽时,我对郑帅说你信不信我把烟头扔到你窗上,他说,你敢。于是我就把烟头扔到他床上,他捡起摇头顺手就扔回我床上我又迅速捡起烟头扔回他床上,待他又去捡,这时,在他床上的付波发挥了作用,说时迟,那时快,他抓起被子,将郑帅死死地压住,直到郑帅叫疼,他才松开。郑帅的手被烧了一个大泡。独自一个人在那抱怨。
还有一次,我们宿舍同隔壁宿舍打水仗,我一盆,你一盆。对没的人不敢出来,我们想尽千方百计他们就是不出来,后来无奈,我们就向他们宿舍灌水,将水从门缝往里灌,最后他们还是没有出来,我们也决得没趣,也就睡觉了,等到地儿天早晨,我们还没醒来,他们就在敲门,他们很气愤的说,昨晚我们灌水,他们鞋全都弄湿了,要我们的鞋穿。我们全都没心没肺地大笑,他们说今晚一定要报仇。等到地二天晚上,我们买来了一把水枪,将他们宿舍门从外面扣住,他们没法出来,然后就用水枪从那个破碎的猫眼往里喷水,水不服就用水枪往谁的床上喷水,这样他们个个都弄得服服帖帖。
更喜欢和他们一同在宿舍抽烟,你一口,我一口,没烟的时候,几个兄弟就到处去找烟屁股,有时拿一块钱去买两根散烟。我还喜欢在他们面前表演卷烟头,然后在他们赞许的目光中满足我的虚荣心。虽然大学从没缺过烟,但再也找不到高中时的那种快乐了。在宿舍里我们都称杨宾鹏是政治家,付波是诗人,我是哲学家,郑帅是农民。我总是偶尔插上一两句很深奥的话,付波爱背诗,还装着一副很陶醉的样子,而只要一谈到中国共产党,国民党之类的,就没有我们说话的份,样开始侃侃而谈,还告诫我们不懂就不要乱发表意见。不要想得太简单,郑帅就根本搭不上话,他重要一开口,不论他说什么,不待他说完,我们就齐声对他吼,你懂个屁。还有我们都喜欢吹嘘自己的酒量,总是说自己有多能喝,然后开始数着自己以前的丰功伟绩,我想,几个兄弟在一起,最喜欢吹的,恐怕就是自己的酒量了吧。
也偶尔在宿舍摆一些黄色笑话,也偶尔翻墙出去集体上通宵网。
还有一点就是,也许我们都是性情中人吧,我们都喜欢写日记,记录每天的快乐与心伤。
自从和杨宾鹏关系好之后,我很少和年那一帮兄弟玩“魔兽”了。我也知道其实我对游戏一点兴趣也没有,只是我太无聊了,总不能老是闲着吧,读书我又读不进去。我又没有别的爱好,除了上网,玩游戏之外,我还能做什么呢?
最后也知道了郑帅追的那女的是付波的妹妹,也就是魏菲,难怪每天都看到他们三个人在一起,后来郑帅又开始向我说他是真的喜欢魏菲,反正对她有感觉。从他看到她的第一眼,他就喜欢上她了。
最近一个月郑帅从未放松对魏菲的追求,他们四个经常在一起,他,付波,魏菲,方脑壳。而魏菲始终没有答应他,郑帅后来也就放弃了。只是在这段时间,他跟我们一起学会了抽烟,也开始和女孩子说话了。他也每天都在写日记,关于魏菲的。魏菲还是付波的妹妹,而陷入一场爱情的王令也爬出来了,他喜欢上我们班上一个比较最漂亮的那个女的,我们只是偶尔开玩笑的说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但是我们从来没有真真的打击过他,没有说他喜欢错了。我们也知道,喜欢一个人又怎么会有错呢?
有那样一个下午,我被逼无奈陪杨宾鹏去市里买洋娃娃,那天的雨总是断断续续的,路上满是泥浆,我们走在路上想两个无家可归的孩子,车子我们身边开过,溅我们一身的泥,我还不敢发气。我们走了许多路,最后谢天谢地终于找到一个满意的洋娃娃,然后我们凑起所有的零钱才付上.为了节约两碗面的钱,我们又得走回学校。
第二天就得到一个好消息,那个谭凤的女的答应了我们老大,而在我们都祝贺老大的同时,他却很肯定地说他和她最多能耍一周,也许只有三天,其实我们都感觉得到他和她不会太长久的,果然三天之后,那个女的对他说他们之间还是做朋友吧。老大也没有太大的悲哀,仿佛一切都在预料之中,只是那之后,他开始每天都写有关她的日记。
而付波呢?最近也很烦恼,那的叫“方脑壳”的女孩开始追他了,他告诉我们“方脑壳”是一个好女孩,每次他生病都懒得吃药,方脑壳会假装生气的逼着他把要药吃了,每次吃完饭,方脑壳都给他洗碗,还给他们每个人送了一双自己织的手套。她既不落后,也不超前卫。付波就是害怕伤害这样一个好女子。才陷入深深的苦恼中,不知何去何从。可最后还是拒绝了她。
我们都知道,付波是不会轻易爱上一个人的,以为他有一段心酸的过去,对爱情的渴望已经不想以前激烈了,他从初二就开始追一个叫罗雪的女孩子,追了两年半,罗雪从来没有表明态度,既没说答应他,有没有拒绝他,所以付波也过的相当狼狈,整天都活在惶恐中,把握不了这份爱情,直到最后罗雪和高一的一个男的走在一起,他才彻底死了心。这些都是他给我们说的。我们的关系也就是这样好起来的。
只有我依然过着我波澜不惊的生活,我也找不到什么女孩子,也懒得去找,我总是不相信自己能找到女朋友。
那天晚上在床上,我们都发誓要好学习,他们告诫我,不要谈什么恋爱,一点意思都没有,我当时没有反驳他们,其实我当时多想告诉他们,我只是想要像他们那样爱一回,再苦再累我也认了。也许他们永远也无法了解我的痛楚,也许我的痛楚微不足道,但谁不渴望能有一段美好的初恋呢?
下学期,我们还是住到517,一来付波就宣布魏菲成了他的女朋友,我们虽然都有些惊诧,但还是平静地接受了这个事实,两个人能够在一起需要缘分的,也自有他的道理,我们都是这样认为的。
我们都祝福他,因为我们几个兄弟当中,终于有一个兄弟找到女朋友了哦,不会全是光棍了。我们想付波那么优秀,只有可能是付波甩魏菲,魏菲是绝对不可能甩付波的。而付波有是那么一个有情有义的人,他是不会甩魏菲的,我们想,他们肯定能走到一起的,至少在付波毕业前他们能在一起。
可是,事实并非人想的那样。一天早上我们回宿舍,听到宿舍里有人在哭泣,没想到,竟是付波,他告诉我们,他同魏菲分手了,只是说,魏菲对他没感觉,从一开始就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最后觉得实在谈不下去就分手了。我都在暗自咒骂女孩子怎可以这样,怎么能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谈恋爱呢?我们除了说,分了就算了吧,又还能说什么呢?

共 9441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有些凌乱、罗列的感觉,重点不太突出,也许作者努力想要表达“淡淡”的感觉,但是小说也是“文章如山不喜平”,青春可以是淡淡的,包括忧伤、爱情、生活、乐趣、朋友,还有文笔、叙事、结构都可以是淡淡的,唯独小说的情节和戏剧冲突,是不能也不应该淡淡的。很好的素材,很好的感觉,不错的文学功底,期待您更加精彩的新作!【编辑:左黄右苍】
1 楼 文友: 2009-10-0 17:07:06 有些不太委婉,勿怪!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
2 楼 文友: 2009-10-0 21:1 :05 把我们拉回了学生时代,期待! 我不仅要走完世界的路程还要走遍每个人没有经过的旅途,因为我是拾荒者。脑供血不足吃啥药
纸尿片哪个牌的好
输灯盏细辛注射液注意事项
旅游出行必备肠胃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