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北宁信息网 > 健康

狼血神探 五百九十八章 小煤球怎么吃

发布时间:2019-10-12 18:44:34

狼血神探 五百九十八章 小煤球怎么吃

化作冰霜狼人的罗格将爪子停在了半空,回头审视着倒在一旁的毒蝎女王夏库拉,夏库拉将自己只有两根手指的爪子伸向他,哀声乞求道:不要杀阿努巴,我的命你可以拿去,但不要杀他。

给我一个不杀他的理由。白狼凝视着夏库拉与女人无异的上半身,盯着她那张虽然憔悴但依然无法掩饰妖艳的脸,语气冰冷的问。

阿努巴从最初就不同意我们跟你们做对。夏库拉一脸懊悔的看了看倒在白狼脚下的甲虫领主阿努巴,晃动着自己的爪子对白狼说:格罗特最初找到我的时候,我其实也很犹豫,但奥芬认为这是个扩张的好机会。

就是刚才那只巨蚁女王?白狼用爪子轻轻的敲着自己膝盖上附着的厚厚冰甲,发出清脆的敲击声,夏库拉有气无力的点点头说:对,奥芬的蚁群是我们三人当中规模最大的,也需要最多的领地,迫切的需要扩张。

她说服了我,我们认为利用潜地下毒的方式不会被人发现,格罗特的敌人根本不会知道是谁杀死了他们,这样一来我们兵不血刃就可以完成格罗特的任务,而他也将给我们黄沙亚要塞以西大片的土地。

听上去是笔好买卖。白狼略带嘲弄的笑了笑说:只是有些理想化,你们就没想过,如果格罗特不兑现自己的承诺

,你们要怎么办吗?

我们可以用相同的办法来对付他,他对我们是毫无办法的,如果他敢派人来到这里,将有来无回。夏库拉的眼中平添了一份自信,让白狼想起了刚见到她时的样子。

我可不太敢赞同你的想法,我们刚刚出现在这里的时候,你们不也是这么想的吗?白狼笑眯眯的望着夏库拉脸上自信的表情说。

毒蝎女王听到他的话笑容顿时凝固了,她沉默片刻抬头答道:但我没想到,会遇到你这样的这样的人,格罗特告诉我们他的敌人只有半兽人的叛军和人类,但你

她欲言又止的看看白狼,后面的话没敢说出来,白狼闻言微微一笑,赞许的点头道:这可以算是一个理由,好吧,待在那里别动,让我跟阿努巴谈谈。

他转身走到侧躺在地上的阿努巴面前,用爪子拍了拍他坚硬的甲壳说:嘿,甲虫大王,我想你还活着吧,我们都算是手下留情了,你的虫茧没有困死我,而我也没有直接把你炸成碎片,我们现在是不是可以好好谈谈了?

刚刚一直在偷听白狼和夏库拉交谈的阿努巴,此时用他那双绿色的小眼睛望向白狼,白狼在他面前盘腿坐下说:刚刚我们说的你都听到了吧,如果蝎子女王陛下说的都是真的,我想你会赞同奥芬的死是咎由自取。

阿努巴默默地盯着他一声不吭,白狼继续说:所以,奥芬只是在为昨天死去的七百多名兽人士兵偿命,这是以血还血的问题,你用不着为她跟我们拼个鱼死破,相反,我们倒是可以谈一谈未来的合作。

阿努巴犹豫片刻,终于开口问:你想怎么谈?

白狼站起身来走到他的身后,在夏库拉紧张的注视下将两只爪子贴着地面伸到阿努巴的身体下面,大喝一声将他从地上掀起扶正,阿努巴闷哼了一声趴在了地上,吃力的用他的虫足支撑着身体,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我们之间原本是井水不犯河水的,白狼转身将瘫倒在地上的夏库拉也搀扶起来,让她和阿努巴相互依靠着站在一起,然后对他们说:因为格罗特的挑拨才会发生今天的恶战,真要算账的话,也应该向格罗特来算。

他环顾身后的洞窟,看着满地支离破碎的金甲虫巨蚁和巨型毒蝎的尸体说:这场恶战中你们失去了许多的孩子,这难道不应该向格罗特讨还吗?

他将自己的手伸向两人说:我们都有需要向格罗特讨要的债,为什么不联手呢?

我们凭什么相信你?夏库拉和阿努巴狐疑的交换了一下眼色,阿努巴对白狼说:你只是想利用我们对抗格罗特,就像格罗特利用我们一样,我们能从中得到什么好处?

说到点子上了,白狼微微一笑,伸出一根手指对他们说:首先,你们不需要参战,不费一兵一卒,只要按照我说得来做,你们不会有任何损失,更不会像今天这样成为格罗特的牺牲品。

至于格罗特许诺给你们的报酬,相信我,他还不会如约实现的,格罗特现在正被阴影要塞控制着,你们跟他对抗就是跟阴影要塞对抗,我相信你们不会不明白这其中的意义。

那你能给我们什么?阿努巴犹豫不决的追问道。

我不能像你们许诺任何东西,白狼摊开双手微笑着说:但你们可以自己去获取,当战火越接近黄沙要塞,就会有越多的土地变得荒无人烟,如果剩下的事情还需要我教你们怎么做,我只能说你们并不是合格的领导者。

阿努巴和夏库拉闻言彼此相顾,阿努巴向白狼表示他们要商量一下,白狼欣然同意,他变回了罗格的样子,转身走向凯瑟琳和贝尔,两人迎上前来好奇地问:你不打算杀它们?你跟它们说了些什么?

我告诉他们,化敌为友是我们的传统,罗格笑眯眯的从烟草袋里摸出一只雪茄,一边点燃一边朝阿努巴和夏库拉的方向看了看说:刚才的那场恶战应该归罪于格罗特,作为复仇者联盟,我们欢迎向格罗特复仇的人。

你想让那两只虫子加入我们?凯瑟琳惊讶的凑到他身边,把脸探向他低声问:这样安全吗?他们会不会暗中对我们下黑手?

当然会,罗格吸了一口雪茄微笑点头,凯瑟琳讶异的看着他,只见他抬眼看了看头顶说:就好像我明知道小坏鸟是个话唠,但我也不能把她的小尖嘴缠起来不让她说话,我能做的就是用吃的把她的小嘴堵上!

坏狼我要开始说话了,快用好吃的把我的嘴堵上!小毛球趴在罗格的黑色宽边帽上不失时机的大喊道。

现在我可不打算这么干了,罗格伸手把她从帽子上抓下来,放到贝尔的肩膀上说:贝尔先生一定知道怎么吃这小煤球比较好吃,不如我们来生一堆火把她烤一烤吧!

啊,要吃小鸟的话,首先要把头去掉,对了还要除去内脏和羽毛,其余的部分都可以吃,如果有条件我想可以抹上一点儿花生酱贝尔一边说一边把手伸向小毛球,小毛球吓得羽毛都竖起来了,一溜烟窜到了罗格的脖子后面。

看来小坏鸟今天不打算被人吃。罗格狡黠的笑着朝身后瞟了一眼,虽然没看到躲在脖子后面的小毛球,但听她咕哝道:我讨厌花生酱!

就在这时,阿努巴和夏库拉来到了三人面前,阿努巴对罗格说:我们商量过了,我们愿意去见见两位族长,但你要答应我们,如果我们达不成协议,你们也要允许我们退出这场纷争,从此各不相干。

当然,每个人都应该做他们自愿的事,而不是被人强迫。罗格微笑着咬了咬嘴里叼着的雪茄说。

他让小花灵莫妮卡帮助夏库拉治疗了身上凯瑟琳留下的枪伤,阿努巴虽然身上布满了伤痕,但并没有什么致命伤,因此无需医治,他和夏库拉带着罗格凯瑟琳和贝尔离开地穴,回到了地面上。

很高兴能认识你们,但我必须离开了,在地穴的入口处,贝尔与罗格和凯瑟琳拥抱告别,这真是一次令人难忘的经历,我会永远记得它的,也希望有机会再次与你们相遇,祝你们好运伙计们!

目送着贝尔在漫漫黄沙映衬下远去的背影,罗格和凯瑟琳暗暗的在心里祝他一路平安,这时小毛球从罗格的脖子后面探出小脑袋,眺望着贝尔离去的方向看了一会儿说:可怕的大叔终于走了,幸好我没有被他吃掉!

能用吃来把你吓坏的人还真是难得,我们要不要叫他回来?罗格冲凯瑟琳坏笑着扬扬眉毛,装模作样的冲着贝尔的方向抬起手准备大喊,小毛球情急之下变成小萝莉,直接把小拳头塞进了罗格张开的嘴里。

呸呸呸,把你的小脏手拿开,我的嘴里都是沙子!罗格揪着她的小手腕把她的手从嘴里吐出来,瞪了小萝莉一眼说:如果不是你的小爪子太脏,我真应该一口把它咬下来!

小萝莉急忙把自己的小手缩到背后,然后躲到了凯瑟琳的身后,罗格无奈的向偷笑的凯瑟琳和莫妮卡耸了耸肩,转身带着她们和阿努巴夏库拉一起返回联军营地。

当他将两只虫族领主带回营地,闻讯而来的苏珊和卡恩都非常吃惊,两人将罗格叫到一旁,满腹惊疑的问:你把他们带回来,究竟在打什么算盘?

通辽治疗盆腔炎费用
亳州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晋中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通辽治疗盆腔炎医院
亳州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