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北宁信息网 > 星座

四方阁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4:23:40

一月一日零点零分,新年钟声响起,打破了四方阁一百年来的宁静。在四方阁内,住着四位不知性别、不知容貌、不知年龄、不知辈分的阁主,他们分别叫做:春、夏、秋、冬。一百年来,他们与世隔绝,不受点染,静若磐石。这突如其来的声响让四人如梦初醒,又惊慌失措。半径为九十、单位不详的水晶球悬浮在四方阁中间,一块半径为九、单位不详的球形魔石依附在水晶球正上方,魔石上正点缀着一簇心形的康乃馨,四大阁主在空缺的位置骚动着。他们想要寻找一些东西,但又不知道那是什么。良久,春转动了水晶球,与其他三人携手进入其中。四方阁开始高速逆时针旋转,阁外漆黑不见底,只有一个苦笑着的钟攀爬在阁的外墙上。这个钟是一个用白色黏稠物做的、薄薄的、透明的、指针是灰色泥土构造的、有钟表形状的笑脸。从内往外看,这个钟与四方阁浑然一体,根本看不清楚;从外往内看,视觉效果却又截然相反。  进入水晶球,四大阁主被弹性的乳白色的水桶般粗的绳子束缚着,球形魔石散发出的清香把他们带入了一个未知的世界。他们的肉体镶嵌在水晶球之中,意识在四处游动。  粉红色的丝带、乳白色的连衣裙、微热的呼吸、乌黑的……  一万三百个阶梯、跨不过的、循环往复的、哭诉、游走……  迷迷糊糊的一堆听众、高声的呼喊、伪装的老人、棋局……  赤焰般的眼睛、软弱的肢体、嘟着嘴巴、回忆、诅咒着……  向前走三十里,春看见了一条长长的河,桥横跨在河流两岸。桥的两端呈波浪状倾斜,最顶端有一架圆形的清代花轿,里面坐着一个四只手、四只脚的不知是否有穿什么的姑娘。桥面光滑无比,春需要制作一条雪橇才能爬到顶端,他需要其他三个阁主的帮忙。环顾四周,其他三人已不知去向。春落寞地叫着夏的名字,继而叫着秋的、冬的,他的血管膨胀,满脸通红,全身像被开水烫过一样。“热!”河流突然结冰,春却脱光了上衣,紧紧地趴在桥的东侧。不知过了多久,春隐约听见有人在呼唤自己的名字,那声音陌生又熟悉,像是夏在叫自己起床,又像是一个想得到却无法得到的爱人在叫他吃午饭。挣扎着、滚动着,却无法醒来。  夏反复跳跃着,在相隔五百米的悬崖之间。悬崖中间,向两侧延伸的方向,有两块他想要的魔石。左侧魔石上点缀着一簇心形的康乃馨,右侧魔石上覆盖着一筐金黄色的稻子。夏的腹部悬挂着两汪清泉,整日相互争斗,一个想向东跳一万三百个台阶,一个想向西跳一万三百个台阶。最终想向西跳的一方赢了,夏便反复由东向西跳跃着,有时一跳就是三个台阶。然而,无论夏怎么跳,他始终到不了西,每跳一次他便回首一次,看一看被自己丢弃的东。于是,他往西跳三个台阶后,总要再往东跳一个或者两个台阶,因为他不想离开东太远。跳着跳着,他累了、累得仿佛睡着了,翻着跟斗从悬崖上跳下,台阶远了、远了、远得看不清了。  魔石上变换着场景,树叶落尽,白雪纷飞。从康乃馨变为白雪,如此往复,不知重复了多少次。  “你要去哪里?”  “你要做什么?”  “你要坚持多久?”  “你是对还是错?”  这质问的声音不知发自何方。春和夏一惊,同时醒来。两人此时同在一处,相拥在一起。原来夏跳下的时,砸到了春,两人昏睡在砸开的冰洞之中。春和夏抬起头来,四处一片明净。台阶与桥身已经合为一体,由东往西走,再也不用费太大的劲儿。只要再抬抬腿就好,只要再抬抬腿就可以途径花轿看看里面的风景,只要抬抬脚就可以往西去找点什么和做点什么。冰洞太深,外界成为了镜像,春和夏相互责备,扭打在一起,继而归于平静。  “快!快!趴下去!搭把手,拉他们上来!”  从西赶来的冬命令道。他扛着一架楼梯,骑在秋的肩膀上。  秋沉默少许,故作微笑状,然后无声地趴在冰洞外,嘴巴嘟哝着,两手颤抖着,脸颊通红,仿佛想要撕破什么、挣脱什么,又仿佛是要拯救什么、救赎什么。  三个月前,冬对秋说:“你为我做牛做马,我为你找到你要找的东西。”秋半信半疑,但他不想再像以前那样茫然、没有效率,所以他希望借助冬的力量来实现自己的目标。可是秋到底要实现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只是有一种预感:这目标快要实现了。  “去死吧!无用的废物!”秋趴下的瞬间,冬踹了秋一脚。  冰洞外突然狂风呼啸,桥上的花轿被吹散在空中。花轿内空无一物,春当初所看到的,只是光映射出来的影子罢了。桥身抖了几下,塌了。此时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清冷,荒凉,冬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不知道该做什么。看看冰洞内昏睡的三人,冬仿佛明白了一些什么。  “这大概也是我的归宿吧?或许吧!”冬自言自语,他活动了一下身体,准备往冰洞跳。可是此时,冰洞口已结冰,他怎么也跳不下去了。冬用脚使劲地踩着冰洞口,用指甲狠狠地抓,甚至伸出舌头舔舐,终究归于无果。冬,冻结在冰洞口。  四方阁开始顺时针高速旋转,春、夏、秋、冬回到了未被束缚的一刻。四大阁主迅速钻出水晶球,带着梦中未完全褪去的意识,继续在四方阁空缺的位置骚动着。  苦笑着的钟拉长着脸,把四方阁的外壁紧紧包裹着,再次发出声响,吓得四人踉跄乱窜。  “不要再跑了!是这该死的钟!是它在扰乱我们的生活!”春突然停下来呐喊,“我们本生活在一个宁静的世界,不受外界干扰,就是它,惊扰了我们,让我们做着梦,让我们去追寻我们不明白的东西!我们只有消灭它,才能回到我们自身!不要再跑了!”  “不要再跑了!”  “不要再跑了!”  “不要再跑了!”  四大阁主齐声大喊,合力捶打着紧贴着四方阁外壁的苦笑着的钟。直达四方阁破裂,钟飘进了黑暗之中,四人才一边高兴地对视、一边坐在地上喘息。  可是此时,黑暗无法阻挡地透过破裂的缝隙渗透进来,覆盖了水晶球,覆盖了魔石,覆盖了四方阁里仅有的生存空间。春感到窒息,带头钻出了四方阁。很快,春看不见夏,夏也看不见其他人,四大阁主在一片黑暗中四处飘动着,茫然不知所措。  一切都归于宁静,静得没有语言,也没有倾听的耳朵。然而,还是有四位不知性别、不知容貌、不知年龄、不知辈分的人,在黑暗中无声地寻觅着什么,不知道要找到什么时候。“如果那个钟还在,该多好啊!”春暗想,“如果那个钟还在,至少我们还能再找到自己住的地方!”  被黑暗笼罩的四方阁突然闪出一道光,很快又消失在黑暗中……   共 243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对于包皮过长的保养
昆明好的专治癫痫医院
昆明可以治疗癫痫的医院哪里找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