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北宁信息网 > 星座

山西礦難官員問責困境

发布时间:2019-11-09 08:59:04

山西矿难官员问责困境

管事的不被问责,被问责的管不了事矿难问责对山西这个产煤大省来说,一直是两难困境中最难做的一道选择题

山西省左云县,一场原本被上报为5人的矿难,突然间变为了57人被困井下的一起特大事故

5月18日20时30分,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张家场乡新井煤矿发生透水事故,当地安监部门介绍有5人被困井下,但被救矿工描述的情况和矿方转移遇险矿工家属的行为,引起了相关部门的注意,最终,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确认这是一起特大矿难瞒报事件

这是山西省今年以来最大的一起瞒报矿难目前已经查明的事实表明,管理上的混乱和超能力生产10倍以上的滥采直接导致此次事故发生“这是一起由非法超层越界开采,严重超能力、超强度、超定员开采,劳动安全管理混乱引起的特大事故”大同市中心副主任白玉龙通报了事故的定性在此之前,山西省大同市市长丰立祥5月16日刚刚表示,大同市将通过加强管理和领导制尽量减少煤矿事故的发生

始终在底层的问责

左云矿难的11名直接人目前已有9人被刑事拘留,2人在逃23日,左云县委决定,发生透水事故的新井煤矿所在地张家场乡党委书记常锐和乡长刘永鑫停职安监总局的负责人称这次矿难里有官商交易存在,但是截至目前,除这两名乡级干部之外,还没有官员被追究

“处理完别人的事,再接受别人的处理”一位在现场参加救援的政府工作人员说,“左云县的领导们都不安心,随行处理事故的安监、煤炭管理部门领导现阶段来看,还算积极,但私底下已对自己不抱希望”

担心被处理,政府官员们的这种心态,并不罕见,在大多数官员看来,如果因矿难一事受到牵连是非常冤枉的“倒霉的一般都是乡镇干部,县里边的顶多受点处分,乡镇干部肯定就拿下了”一位安监局的官员在左云县委的处理决定公布之前预测说

5月22日,在左云矿难的抢救工作进行的过程中,山西省煤炭工业局局长王守祯向山西省人大常委会报告山西煤炭整顿情况

据报告,山西合法煤矿已压减3866个,非法矿通过专项整顿关闭了4876个,1300多人因违法采矿和监管不力受到处理然而,在这1300多人中,因煤矿问题而受到处分的官员并不多在专项行动中仅对62名工作不力负有的公职人员给予最重为党纪政纪的处分,其中乡镇科级以上干部29人

显然,问责在底层的做法让更高一级的官员们并没有多大的心理压力在山西因矿难而被问责的官员极少,尽管特大事故发生后总少不了秋后算账山西因煤矿而受责的最高官员是副厅级干部:2003年,吕梁市4个月内发生3起重大事故,死亡人数达到了141人,原吕梁地区行署副专员、行署党组成员金建中被撤销党内外职务但是,的追究是在事故发生10个月后下达,撤职对这位疲于“救火”的副专员来说,未尝不是一种解脱

在与山西隔河相望的陕西省,同样因3起事故而被问责的最高官员则是时任省长的程安东

“因为山西煤矿太多了,一个市长要负责的话,他下面的几十个县,那一个照顾不到都有可能会出问题”山西安监局一位官员对地方官员们表示了适度的同情显然,问责在山西并不被看作解决问题的关键因素

在山西大多数市、县里,煤炭经济仍是支柱性产业,对大多数官员来说,每一次矿难的处理,都只是一个相对的参照系,尽管从省到市再到县,每一级的文件都会将一把手的官帽和事故挂起钩来

重罚而非重管下的冒险

山西地方官员们不得不为当地的GDP增长而考虑在不要“血煤”的呼声中,治理小煤矿和黑煤矿、发展大煤矿被认为是在安全、经济两方面都被认可的合理做法

随着山西煤矿数量的减压,从去年开始,山西关于煤矿安全的政策也更加严厉“每死亡一人罚款100万元”,外界普遍认为,山西的这一政策是为了让那些躲在煤矿法人后面的实际老板们无处可藏

在去年发生的一次煤矿事故中这一政策首次被执行,山西交城的一家煤矿被课以3000多万元的罚款,创下了煤矿 安全事故重罚的新纪录“罚到倾家荡产”是媒体对此政策的形象比喻这一次,左云县的煤矿如果按政策来执行,将会创造一个新的纪录

“举报非法煤矿最高奖励5万元”,另一项政策同样在全国首开先河,截至现在,山西省已经兑现的奖励金额达20 0多万元“治乱须用重典”,山西在治理煤矿安全方面可谓用尽心思,意在于引导整个产业的健康发展

这些重典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在去年到今年一段时间内,山西的煤矿事故大大减少但是随着山西治理小煤矿力度的增大,煤炭行业的价格也在一路向上狂奔嗅到市场中高额利润的味道,一些煤矿主们开始竭泽而渔另外一方面,依靠煤炭财政的县级官员们更多的时候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山西省省委书记张宝顺在2006年全国两会上表示,山西今后5年内煤产量将是零增长但是在山西各地,这一零增长的要求显然让官员们感到左右为难一面是经济增长的硬指标,一面是控制产量在新的经济增长点还撑不起地区经济发展支柱的情况下,严格的控制措施在落实中打了折扣

于是,更多徘徊在大与小之间的中等煤矿觉得自己的发财机会来了

当一些想在短时间内发家致富的人们,都又通过各种承包方式进入到煤炭行业中来的时候,超量、超范围开采是迅速收回成本的最快捷的方法左云县的村办煤矿显然属于这一行列

据了解,左云县新井煤矿的法定代表人是韩某,他将矿井违法承包给左云本地人李某,李又将矿井采煤巷道二次承包给5个包工头,包工头又第三次将巷道承包给大约15个小包工队包工队的队长要向包工头交20万元左右的抵押金同时,包工队和包工头之间大都要签订一个就万一发生事故后对死亡矿工的处理问题并不受法律保护的协议另外,包工队一般仅仅是包出煤,也就是以当班产煤吨数来提取利润这样,为了最大限度地追求利益,包工队就会疯狂乱采

结果是一个年生产能力核定为9万吨的煤矿,在不到3个月的时间里已经累计生产煤炭13万吨

冒险的不仅是煤矿老板们,一些地方官员同样在冒险这样的事情显然并不只在左云县的这一个煤矿发生山西11 9个县(市、区)中,94个县有煤炭资源,91个县产煤有相当一部分县以煤炭为支柱产业,有些产煤大县财政收入的8 0%以上来自于煤炭,是典型的“煤财政”一位业界人士分析认为,一些地方政府为了追求本地区GDP增长,往往忽视了对下面企业的约束,尤其是一些村办集体山西省吕梁市上报山西省的统计数字显示,吕梁市的产量仅为2000万吨,据当地发改委的一位工作人员介绍,目前该市的实际产量已经超过这个数字的两倍还多在山西其他的一些地区,煤经济的增长速度也被相对低估,被隐藏的增长速度后面则是看不见的安全隐患

管事的不被问责问责的管不了事

在经济增长与安全第一的考量中,官员们面临着双重的选择

有时候,一些保护性的做法让官员们能够轻易地做出选择,基于经济发展的理由,一些煤矿出事后更多的官员仅被行政记过,或者党内警告

2004年发生在山西省临汾市阳泉沟煤矿的一起瞒报事故,尧都区法院一审对监管失职参与瞒报的副区长王青丽宣判无罪,其他涉案人员也都没被追究法律与此同时,尧都区检察院也对参与瞒报的13名涉案人员,以罪行轻微、不构成犯罪为由予以免诉这起事件引起了媒体的关注,至今没有任何下文

“山西要实行完全的彻底的安全生产问责制,目前尚不太现实首先是管理体制上的不畅,导致山西只重罚,而不重管理在山西,只要一个矿出事,整个地区的矿全部停产整顿,这明显就不符合法管形式,”山西省社科院能源所夏冰研究员说:“但山西在煤矿处于初级阶段的情况下,还只能这样,因为就是不出事,你这个矿也符合停产整顿的条件,以罚代法不合理却完全符合实情”

“在这种现有情况下,如果严格实施问责制,肯定是不现实的,在山西这么一个产煤大省,每个县都有安全,谁都会被问责到,还怎么生产,怎么工作,官员会每天都沉于推托,相互扯皮之中不能自拔”夏冰分析

一位曾主管安全生产的副县长告诉:“如果完全剔除矿业生产背后的腐败现象,安全生产就很好管”更为关键的是,安监、煤监、冶金等政府部门的干部说,一个地方的矿井开还是关,安全设施好还是坏,一把手党委书记说了算,其他干部都是配角但是,事故处理时,乡长、县长、市长政府首脑问责制,很容易造成“管事的不被问责,被问责的管不了事” 现象,政府部门官员往往成为替罪羊,一把手却安然无事

“所以问责制的实行目前只能是在相对领域,它需要一个公正执行环境,谁应该对事情负责,该负多少责,在事后调查清楚,明确划分,然后问责,才符合山西的实际,一棍子打死所有官员的问责,只会引起瞒报、贿赂等手段在矿难中加大使用”夏冰担心

矿主在出事后,依法应被判处有期徒刑4到7年而事实上,不少人活动后,最后大多缓期执行,照样过花天酒地的生活,而主管干部却受到处分,政治前途一片暗淡最终形成矿难瞒报-矿主乐意-官员睁只眼闭只眼-甚至积极为不法矿主充当“保护伞”的情况

“所以山西能否顺利实行问责制,还需要一个渐进的过程”夏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