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北宁信息网 > 星座

黑卡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所谓对赌协议

发布时间:2019-10-12 23:02:21

黑卡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所谓对赌协议

当即石磊也不再跟孔月多聊了,既然之前所想出现了偏差,那就干脆等到见到孔繁东再说。

车子很快停了,孔月先下了车。

石磊下车的时候,注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这里就是个园区

,估计是春城政府为了吸引投资而搞出来的一个避风港,在这里成立企业或者研究所的,能够享受政策以及税收上的双重优惠,有的,甚至干脆连办公场地,都替你省下了不小的开销,最低也会把物业费给你免掉。

这种园区模式,在十几二十年前非常有市场,那时候创业的小型企业特别多,主要以IT行业为主,也颇出现了不少如今已经是声名显赫规模庞大的互联企业。但随着络泡沫破灭,这类园区的情况就不那么火爆了,太小的企业园方看不上,大企业又不愿意落在这里,很尴尬。

石磊看了一圈,笑着跟孔月说:“你父亲倒是挺支持政府工作的。”

孔月明白他的意思,摇摇头道:“这个开发区不是你想的那样,这里只针对科研型的企业或者研究所,是政府在扶持民间科研。”

石磊点了点头,跟着孔月走进了右手边的一个小院子。

这个院子占地大约四五亩地,里边只有一幢三层楼高的房子,大门前挂着“孔氏新能源研究所”的牌子。

刚进门,石磊就看到了孔繁东,孔繁东笑呵呵的迎了出来,大声说着:“欢迎石先生莅临指导。”

石磊摆摆手,说:“孔先生说笑了,我能指导什么,我是来学习的。”

孔繁东听出石磊话里双关之意,之前石磊说的是小狐狸遇上老狐狸么,很明显,这小狐狸当然要跟老狐狸学习。

“哈哈,石先生真的很幽默,这样,我们进去谈吧。”

“我还以为孔先生把我约到这里来,是想带我参观一下呢。”

“不瞒石先生,我这个研究所,现在资金缺乏,而那些研发人员也很久没有放假了。我用账上最后那点子资金,安排他们去海边度假去了,所以,这里现在除了你我,并无他人。”

石磊点了点头,跟着孔繁东往里走去。

坐下之后,孔月去给石磊倒了水,放在他的面前。

孔月说:“我的任务完成了,那么我先走一步咯,你跟我爸好好谈,别再骂他了啊。不然有你好看的!”

“对待救命恩人,你这个态度好像有点不太好吧?”石磊抬起头,笑着说。

孔月顿时瞪大了眼睛,很显然,她在玉龙出的事,她并没有告诉孔繁东。

孔繁东看出不对,便问道:“哦,石先生还救过小女的命?孔月,怎么没听你说起过?”

孔月又瞪了石磊一眼,也知道瞒不过去,便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反正都解决了,就没告诉您。”

“现在要不要说来听听?”

孔月一看孔繁东的脸色,就知道不对,赶忙摆摆手说:“还是你俩聊吧,您想知道什么,问石磊就是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你有个什么事情!”孔繁东很是不悦。

“石磊都来了,我当然要去查查咱们的库存,刚才在车里他还在跟我计较投资的事情呢。你说他一个身价一百多亿的人,跟我这儿计较几千万的事情,真没劲。但没办法,谁叫人家比较强势,我也只能乖乖的去统计一下库存。”

孔繁东看了石磊一眼,终于道:“好吧,你先去,晚饭时间记得过来,陪我请石先生吃个饭。”

孔月摆摆手,急急忙忙的溜走。

孔繁东笑着问石磊:“石先生,能否告知小女到底出了什么事?是在玉龙么?”

石磊想了想,尽可能简化的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孔繁东听罢之后,顿时双眉倒竖,猛地一拍沙发的扶手,怒道:“莫炳文真是欺人太甚……”

石磊赶忙摆摆手,说:“莫炳文对此毫不知情,他现在人还在吴东呢。莫炳忠对这件事肯定要负责,但说实话,他们那种家族,手下在外边胡作非为也是惯常之事。而且,这件事我已经解决了,孔月没告诉孔先生,可能也是怕您生气。而且,我觉得孔先生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解决这里的问题。”

孔繁东气咻咻的喝了一大口水,总算是按下了心头的怒火:“这个莫家,我迟早找他们算账。竟然都欺负到孔月头上来了。”

石磊给了孔繁东一些时间,让他平复情绪,然后才问道:“孔先生,我们还是尽快进入正题吧。”

孔繁东这才缓缓摇头,叹了口气,说:“这个研究所,是我独资办的。所有的研发经费,都是我个人的投资。但是投资过大,我也没想到直到现在还没有完成最后的研发,这导致我的经费不足……”

石磊点点头道:“刚才在车上,听孔月说到过这个研究所是您独资办的,您拥有全部股份。这也就意味着,我如果对您的这个项目进行投资,就只能投在这个研究所,而不是投在孔氏集团。可这个研究所,却又跟孔氏集团有对赌协议,这我就有点弄不明白了。”

孔繁东叹了口气,说:“是这样的,当初呢,我是想把这个研究所直接放在孔氏集团名下的,我对这个研究所的未来十分看好,我也没想过要独占。但是呢,由于项目的保密性,这个研究所研发的内容只能我一个人知道,其他股东便不肯同意,他们认为孔氏集团保有如今的势头就足够了。无奈之下,我也只能自己独资运营。”

石磊不动声色,等着孔繁东继续说。

“可是后来,我手里的资金全部投到了这个项目里,但还是不够,而且是远远不够。从我本心而言,即便是拆房子卖地,即便是倾家荡产,我也愿意跟这个项目赌一赌。可是,人嘛,毕竟是社会动物,我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得考虑孔月和她的母亲。于是,我用自己家里的固定资产跟孔氏集团做了抵押,套出了一批无息贷款,股东们对此意见很大,但是他们也看出我对这个项目的决心。”

说到这里,孔繁东的身上,产生了一股凄凉的气息。

“可让他们投资,他们却也明白这项研发遥遥无期,只怕是个无底洞,所以,他们要求,我的那笔贷款,必须在两年之内还清。当然,即便到期了,他们也不可能真的把我和我夫人女儿赶出我们住的地方,但是,他们要求,我用孔氏集团的股份来抵还贷款。而且,是以贷款时我们孔氏集团的股价进行计算。如今,这笔钱已经借过来一年多了,还差八个月就到期,我没有了资金不说,孔氏集团的股价也已经上涨了百分之六十。石先生,我想,您应该能明白这其中的症结所在。”

云南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天水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承德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云南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天水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