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北宁信息网 > 历史

武神 第二百八十八章 入海

发布时间:2019-09-25 19:50:23

武神 第二百八十八章 入海

轻轻的一点,没有任何惊天动地的气势和威压,就像是伸出手轻轻的抚过了晚辈的额头似的,贺一鸣的右手食指点在了宇家老祖的眉心之间。

那浑身上下充满了凶戾味道,似乎将贺一鸣当做了不共戴天之仇的宇家老祖竟然没有躲得过这突如其来的一指头。

这位身体内隐藏着一个凝血人的人道巅峰被一股同类的气息吸引而来,它的本能告诉它,若是能够将这个同类吞噬,那么它本身的威能就能够有不可思议的增加。这种增加并不是普通的提高,而是进化。

进化成更高一阶的存在,甚至于能够摆脱一切束搏,成为一个时代的传说。

但是,当被凝血人操控的宇家老祖来到了贺一鸣的身边之时,它体内的凝血人突然发现,在对方那种奇异气息的压制之下,它竟然再也无法做出任何的动作和反应了。

这就像是在自然界中,绝对的弱者在见到能够毫不费力将它们猎杀的强者之时,本身就会吓得再也无法动弹的道理一样。

被毒蛇盯住的青蛙会愣愣的不再动弹,直到它们被毒蛇毫无反抗余地的吞食掉。

此刻在宇家老祖体内的凝血人正是有着这样的恐怖感觉。

在宇家老祖的身上,有着加菲尔德所布置的大量的黑暗密法,这些密法将凝血人与吉摩凡殊之间的意念联系给完全切断了。所以吉摩凡殊并不知道在宇家老祖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变故。

同样的,加菲尔德也猜不出宇家老祖为何会突然发疯。

不过他们同样没有想到过,这件事情竟然会与贺一鸣有关,因为这其中的变化已经超出了所有人的认知范畴之外。

贺一鸣双目精光闪烁

武神  第二百八十八章   入海

,神道凝血人所释放出去的气息竟然将宇家老祖吸引了过来,并且在接近他的那一刻反而被神道凝血人所制。

在这时候,贺一鸣已经猜出了宇家老祖之所以能够被炼制成傀儡,应该也与凝血人有关。若非如此,自己体内的神道凝血人也不可能在听到宇家老祖的嚎叫声之后有了复苏的迹象,并且第一次主动的释放出了如此奇异的气息来招蜂引蝶了。

心中突兀的涌起了一个怪异的念头,贺一鸣清楚的知道,这并不是他脑海中所产生的意念,而是从他脑海中所沉睡了一年多的神道凝血人的意念所传达出来的请求。

不假思索的,贺一鸣伸出了手指,敲到好处的点在了来到他的面前,突然变成了木头人的宇家老祖的眉心之处。

红色的光芒一闪,在他丹田内的神道凝血人竟然从这一点相连之处传送到了宇家老祖的身体之内。

时间似乎在这此时停顿了那么一瞬间,哪怕是正在进行生死之战的两位黑暗系大佬都是身不由己的将一点儿的精力分散了出去。

所有人都看到了……

宇家老祖如同疯子一般朝着贺一鸣冲去,而贺一鸣朝着宇家老祖伸手一点,随后这位最顶尖的人道巅峰傀儡就这样停留在半空中那么一瞬间。

紧接着,他的身躯就朝着海中跌落了下去。在他的眉心之处,一个手指头大小的洞口闪烁着鲜红的血光,深邃的令人心中发寒。

黄泉老祖和加菲尔德几乎同时怒吼了一声。

他们两个人何等修为,仅仅是意念一扫就已经明白,在这具傀儡之上已经是再也没有了半点儿的生命气息。

贺一鸣的这一指点出,竟然将这具傀儡体内的所有生机全部截断,连一点儿也未曾留下。

虽然他们并不知道贺一鸣究竟是如何做到的,也想不到这一指之威为何会如此的强大至不可思议。

但是,这两位黑暗大佬都明白,这具傀儡彻底的废掉了。

其中吉摩凡殊更是心痛如绞,因为他感觉到了,在自己脑海中的那一团仿佛是沉睡着的凝血人意念已经开始消散了。

在宇家老祖失去了联系,被加菲尔德控制之时,他脑海中的那团凝血人意念只不过如同冬眠的沉睡着。可是,在这一刻,这点儿意念却开始消散。

这中间的差别代表了什么,他可是一清二楚。

口中发出了一道尖锐的,充满了怨毒的厉啸。

这一次的损失实在是太大了,不仅仅是他最杰出的后代郝血死亡,连他千辛万苦使用凝血人培养出来的傀儡也是同样身亡消失了。

宇家老祖的这个傀儡也就罢了,但那个凝血人却是他数百年所凝聚的心血所在,一旦消散,对于他的打击之大,确实是难以想象。

一时间,在他的心中涌起了无边无际的愤怒,而让他发泄这股怒火的对象却并不是贺一鸣,而是眼前的西方黑暗议长。

如果不是加菲尔德劫持了傀儡,又岂会发生这许多无可挽回的恶果。

吉摩凡殊的出手愈发的狠辣了,在他的身上竟然隐隐的现出了一丝血色的光芒。当这道光芒闪现出来的那一刻,顿时给人带来了无穷无尽的巨大威压。

加菲尔德的脸色大变,他惊呼一声:“血之神力。”

先前他们的搏杀虽然危机四伏,但双方却不约而同的留了一手,没有将压箱底的神之力量释放出来。

但是此刻,也不知道吉摩凡殊究竟发了什么疯,竟然连神之力量都打算动用了。

一旦两位最顶尖的人道巅峰强者开始动用各自的神之力,那就说明双方是真正的不死不休,非要分出一个生死了。

面对着这位仿佛是失去了理智的天下第一刺客,加菲尔德的心中终于萌生了一丝退意。

与一个疯子死拼,这对于他来说,似乎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身形连续闪动之下,加菲尔德已经是如同一条灵蛇一般的逃窜而去,他朝着弗兰克林的方向飞去,同时在口中厉声喝道:“联手。”

弗兰克林阴沉着脸,在宇家老祖袭击贺一鸣之时,他的心中充满了欢喜,还以为加菲尔德在与黄泉老祖的争斗中获胜而出,所以指挥傀儡袭击贺一鸣。但是随后他立即明白并非如此了。

宇家老祖竟然是毫无抵抗能力的就被贺一鸣一指点破眉心,并且跌入了大海之中,这样的变故实在是令人难以接受。

此刻,见加菲尔德放弃了议长的尊严,竟然来到了他的身前主动请求联手,这位西方神殿的教皇陛下毫不犹豫的点了一下头。

贺一鸣和黄泉老祖等人加起来的实力确实庞大,如果不动用那一招,只怕今日唯有大败而归了。

光明之杖平平的放在了胸前,那杖头上光明四溅,似乎整个天地间都被这一股来自于不知何方的光明所笼罩了。

加菲尔德那干瘦的身躯如同一只大马猴般的来到了教皇陛下的身边,他的身体微微晃动,一道若有若无的黑线出现在光芒的中间。

不过,这股影子并没有与光明争夺照耀天下的权力,它紧紧是随着光明的步伐,在阴暗的角落中投下了自己的影子。

它就像是伴随着光明而生的黑暗之影,虽然没有光的耀眼,但这种隐藏在暗中的力量却是更加的令人心悸。

光和影,当光明与黑暗联系在一起的时候,竟然组合成了一种神奇的力量。

这种力量已经不再是相生相克,而是相辅相成,形成了一个完美的整体。

只是,这个光与暗的世界尚未稳定,似乎正在进行慢慢的摸索和融合。不过就算如此,从这个光暗世界中所释放出来的威能之强大,也是让众人为之心悸不已。

贺一鸣的脸色微微一变,就连那想要继续上前拼命也要将加菲尔德击杀的吉摩凡殊也停了下来。

他的心中虽然恨不得将黑暗议长碎尸万段,但是他的理智尚存,知道若是此时莽撞上前,只怕被碎尸万段的不会是加菲尔德,而是他本人了。

“光暗合璧,嘿嘿……”吉摩凡殊冷然道:“贺兄,我们联手,将这光暗合璧破除如何。”

贺一鸣自然不会有任何反对,他沉声道:“老祖有何高见。”

“光暗合璧是西方最强大的武技,就和我们东方世界中的五行大轮回之花一样。”吉摩凡殊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淡淡的不甘:“想要破除他们的光明和黑暗世界,就必须要拥有压倒性的力量才行。”

贺一鸣微怔,在面对两位人道巅峰的九重天,并且在他们的手中都有着仿制神兵之时,想要找到压倒性的力量,这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们三个可以联手尝试一下。”吉摩凡殊冷然道:“如果阁下的宝猪还能够释放一次刚才的九龙合一,那就更有把握了。”

在见识到了刚才宝猪所释放出来的那惊天动地的一击,吉摩凡殊已经承认了宝猪的实力。

虽然这种力量无法持久,但在关键时刻使用出来,却是有着意想不到的强大作用。

贺一鸣苦笑一声,道:“宝猪刚刚释放完毕,根本就不可能再次动手了。”

吉摩凡殊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惋惜之色,他也看到了那一幕,心中亦是吓了一跳,但是在见到了宝猪跌落的状况之后,他就知道,这一次只怕指望不上宝猪的九龙合一了,而如今看来,他的预感一点没错。

长叹了一口气,吉摩凡殊再度冷静了下来,他沉声道:“我们联手以最强大的力量攻击吧,希望能够在他们结成真正的光明和黑暗世界之前,将他们斩于马下。”

北京熙仁医院在哪里
北京熙仁医院位置在哪里
北京熙仁医院在那
北京熙仁医院在那里
北京熙仁医院在那条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