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北宁信息网 > 历史

妖魔画师 第200章 执笔添蜡曾记否

发布时间:2019-09-24 18:57:44

妖魔画师 第200章 执笔添蜡曾记否

“这是……哪里?”

迷茫而又带着些许撩人的女音突兀地响起。

墨丹青半跪在地的身子陡然一僵,方才的疼痛来的突然让他一瞬间脑海一片空白,但随着这女声传入耳门,一片空白的脑海中却出现了一抹刺目的红色。

那狐裘的红衣大氅拽地,柳枝腰身行走间莲步款款,执笔添蜡的一颦一笑,画案之前纤纤素手研墨作画……

颦笑投足一点一滴渐渐都模糊不见,唯有那最后一刻金光一闪的记忆却是挥之不去!

“公……子?”

熟悉的声音把墨丹青唤醒,墨丹青艰难地慢慢抬起头。

红色狐裘拖拽在地,隐现的玉腿跨出巨蚌,眉如细柳眸如月,脸上三分魅惑三分哀意,正是朱瑛无疑……

只是为何朱瑛虽如往常一般叫他公子,但语气却是试探,粉面来着疑惑。

“公子?”

见墨丹青不曾应答,朱瑛再次试探着唤了声,声音仍旧带着几分绵糯亦始终疑惑。

“朱瑛!”

墨丹青挣扎着起身,身子踉跄,拉住朱瑛伸出来欲要扶住他的素手,大声唤道。

朱瑛疑惑地望着被墨丹青牵着的手,不挣扎也不应答,只是微微蹙起眉头似在思考。

“我的名字叫……朱瑛?”

素手指着自己,朱瑛问道,绝美面庞上带着几分疑惑几分不解。

她忘了几乎所有的事情,除去本能只记得一个被其称作公子的少年人,但连自己的名姓也不记得。

她不知为何自己会不记得名字反而记得眼前这少年,也不知眼前这模样与记忆之中略有不同的少年是她何人。

记忆之中的少年为她撑了一把伞静静地立在黄昏之下,眼神清澈面庞俊秀,微微带着几分苍白。

但眼前这少年却生了华发,也长高了许多,面色苍白带着痛苦之色,虽不知为何有所不同,但只觉被这少年牵着,很心安,看到墨丹青面上的痛苦她心里也不由一痛。

芽苗只是汲取了瞬间的血液便不再作怪,白龙的身体较之墨丹青更为强大,亦没有血液,只是被芽苗一汲取身躯变得有几分透明,化作虚无纹身消失无形。

墨丹青大口地喘息着,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朱瑛

妖魔画师  第200章 执笔添蜡曾记否

,白龙无事他心中微微安定,但朱瑛似乎被击碎了魂魄后难以想起往日了。

墨丹青盯着朱瑛,朱瑛亦盯着墨丹青,丝毫不觉男女执手对视有何不妥之处。

“公子哪里不舒服么?”

朱瑛自然地伸出素手贴在墨丹青的额头之上,墨丹青感受着朱瑛手上的冰冷不由心中一痛,不由微微闭起眼睛。

朱瑛虽然“活生生”地站在他的面前,在河洛星宫之下亦有影子,但却连魂魄也消散了……

墨丹青握住朱瑛抬起的素手,将朱瑛慢慢地拥在怀里,朱瑛也不挣扎,玉臂轻轻环住墨丹青的蜂腰,螓首微偏靠在墨丹青的肩头闭起了眼睛,俏脸上的疑惑和几分哀愁尽去,嘴角微微上扬,一笑倾国。

墨丹青拥着朱瑛,静静地立着,四鬼早已回来却不敢打扰,面面相觑地停在远处。

不知三百年不曾倾心与人的朱瑛为何会有如此这般……

墨丹青自然察觉到了四鬼,虽不愿松开,但却不能一直呆在水中,轻轻拍拍朱瑛的香背,朱瑛迷迷糊糊地揉着眼睛,方才竟是睡着了!

“朱瑛!”

“你是我墨丹青未婚的妻子!”

待朱瑛站好,墨丹青双手抱着她的香肩,郑重地说道。

朱瑛闻言一愣,妻子?

未婚的妻子?

四鬼闻言亦是皆尽愕然,却不料朱瑛竟是顺从地点了点头,蜻蜓点水一般在墨丹青的唇上轻吻了一下。

冰冰凉凉的柔嫩触感,墨丹青心中一颤,转而大笑两声,待的第三声时心中更为愧疚。

朱瑛魂魄被击碎自然不能记得往事,现在的朱瑛对他是否有情还不可知,他不能这般自私!

但更不愿朱瑛心中将有他人……

“相公?”

墨丹青心中挣扎时,朱瑛试探着轻唤。

小婵闻言身子一阵波动,散做灰雾,红娘更是一身枯骨险些分离!

墨丹青身子猛地一震,抬头看着朱瑛,放下的双手渐渐紧握,但朱瑛眼中一片纯净好似初生孩童一般,墨丹青心中一黯,不由颓然一叹,轻声道:“叫我丹青吧……”

“丹青公子……公子……我还是更愿意唤你公子!”

朱瑛皱着眉头微微思考,模样带着几分稚气却不显难看。

墨丹青勉强一笑点点头,四鬼渐渐地也发现事情似乎如他们所想不同,赶忙围上来,却不料朱瑛虽不害怕他们的模样却是躲着他们!

好似对他们根本不认识一般……

“走吧,回去……”

墨丹青挥手间水纹凝聚,一只水波大鸟凝聚而出,欲要再唤一只墨丹青却生生停住了手臂。

拉起朱瑛同乘一骑。

朱瑛也不挣扎,乖乖地坐在墨丹青前面,大鸟振翅在前,四鬼见墨丹青面色不佳虽有万千疑问却不敢多问,跟在墨丹青身后一路朝着河口而去。

原本平静的湖水猛地加速,正是接近了河口之处。

白城明明已经被毁,但洛神湖中却仍有水不断冒出,似乎白城之下有着奇异的储水之地一般。

墨丹青不去想那遥远之事,顺水而出数里,有河洛星宫相护,不虞被河水冲击所伤,但西星辰之力却消耗的甚是迅速。

待的行至一段一处桥下,墨丹青挥手散去水鸟,水纹波动间一只水凝小船生出在墨丹青的控制之中悄然浮出水面,而墨丹青已经在船篷之中。

随手取出瑛花伞正欲将四鬼收回,朱瑛却伸手握住瑛花伞,玉色伞面上朱瑛素手显得更为无暇,但墨丹青的眼瞳却猛然一缩,朱瑛的力道竟是如此之大。

手中暗暗用力,不了竟是从朱瑛手上拿不下瑛花伞!

见朱瑛紧盯着瑛花伞面色有疑惑,墨丹青眉头微皱悄然松开手。

只见朱瑛颇为熟稔地撑开瑛花伞,执伞的模样与昔日无二,连动作都没有一丝区别!

“可是记起了什么!”

墨丹青声音略有颤抖,紧紧地盯着朱瑛想要看到螓首微点。

但朱瑛却是迷惑地摇了摇脑袋,“只记得公子送了一把同样的伞给朱瑛……”

贵阳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内江治疗早泄医院
宜春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的口碑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医保能报销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